pk10每天赢400 北京赛车正规购买 北京赛车赛 北京赛车官方开奖直播现场皇家彩 pk10平台改单可信吗 pk10历史开奖数据规律 易算北京赛车手机版 北京赛车八码在线计划 北京pk10赛车宝软件 北京pk10冠军中奖 北京赛车手机版平台 北京赛车高频ios 北京pk10八码全年可用 北京pk10人工计划网页 北京pk10计划看走势

當前位置: 首頁 > 農村研究 > 農村政治

脫貧攻堅視域下農村協商民主與精準脫貧關系研究

作者:朱 哲 董成偉  責任編輯:趙博睿  信息來源:《理論探討》2019年第4期,第44-49頁  發布時間:2019-07-30  瀏覽次數: 449

 農村基層協商民主作為農村實現人民當家做主的重要形式,它保障了參與的機會平等,保障了參與的權利平等,促進了參與的積極性,促進了意見形成的公共理性。農村協商民主對精準脫貧具有時代意義,通過農村協商民主,為脫貧工作在精準識別、精準幫扶、精準管理、精準考核、精準脫貧等環節建立起新的工作機制,構建起新的模式,為精準脫貧提供制度保障。農村基層協商民主與脫貧長效機制的銜接和聯動,既能夠創新推進脫貧攻堅任務,又可以確保脫貧攻堅戰如期打贏。

關鍵詞農村協商民主;精準脫貧;制度化


到2020年完成脫貧攻堅任務,讓每一位公民都邁進全面小康的行列,是我們黨做出的莊嚴政治承諾。當前,農村正處于打贏精準扶貧工作的決勝期,全面打贏脫貧攻堅戰時間緊、任務重,對于扎實推進脫貧工作提出更高要求。農村基層協商民主作為農村治理現代化的新范式和新指引,對于提升脫貧攻堅工作的質量和效率發揮著重要作用,尤其在精準識別、精準幫扶、精準管理、精準考核、精準脫貧方面,有效地促進了脫貧攻堅工作長效機制的形成。脫貧攻堅戰要克服制約脫貧的瓶頸和障礙,打通扶貧“最后一公里”。“涉及人民群眾利益的大量決策和工作,主要發生在基層”[1],扶貧脫貧工作要大力加強與農村協商民主建設的融合,創新農村協商民主發展的體制機制,為扶貧工作注入新理念和為脫貧注入新方法,充分調動人民群眾的積極性和主動性,匯聚各方力量形成合力脫貧的局面,為打贏脫貧奠定堅實基礎。

一、農村協商民主對精準脫貧的時代意義

打好脫貧攻堅戰,如期全面建成小康重點需要解決農村脫貧,關鍵要依靠農村協商民主制度。農村脫貧時間緊任務重,需要借力于協商民主,為脫貧攻堅轉化工作思路和創新工作方法提供動力。農村脫貧的新特點和新趨勢,倒逼農村基層治理向服務型轉向,要求脫貧工作必須與時俱進,迫切需要加強農村協商民主制度化建設助力農村精準脫貧工作的順利開展。

1.農村協商民主制度化發展有利于精準脫貧有效展開,助力全面小康社會如期建成。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是構筑社會保障、補齊民生短板的內在要求,是體現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的本質要求,是貢獻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的必然要求。中國人民在中國共產黨的帶領下,經過100年的艱苦奮斗,如今就要邁進這個“門檻兒”,跨越這座“高峰”。到2020年年底,是中國建成全面小康社會,完成“第一個一百年”奮斗目標的截止日期。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既是全體人民的小康,不能讓任何一個貧困人口離隊,又是高質量的小康,不僅要確保“兩不愁”,還要做到“三保障”。全面建成小康社會,與精準脫貧工作緊密相關,與農村協商民主建設緊密相連。隨著精準脫貧的大幕拉開,農村需要處理的事情越來越多,處理的方式也需從“灌輸型”轉為“服務型”,這就倒逼著農村協商民主制度化發展。農村協商民主以“民主懇談會”的形式,堅持“一事一議”的原則,運用協商民主治理范式,處理村級治理重大問題。通過農村協商民主,發揮民主協商共治的優勢,提升協商主體對于精準脫貧重大舉措的思想認識;準確對接國家精準脫貧工作要點,實事求是地制訂符合本地實際脫貧方案和計劃;聚集各方力量,拓寬扶貧手段和脫貧路徑。

2.農村協商民主制度化發展有利于促進精準脫貧與時俱進。當前,農村出現的新特點表現為資源流動的雙向化、返鄉創業的熱潮化、土地改革三權分置化、農民價值觀多元化、惠農利農舉措多樣化等。隨著特色鄉村旅游快速興起和農業多產業鏈的延伸,農村不再是留在人們心中回不去的鄉愁,不再是封閉的地域空間,不再是資源流動的“單行線”,而是成為與市場廣泛接觸的公共場所,與外界進行廣泛的信息交換、資金交換、商品交換、人流往來。市場經濟的快速發展,使農村充滿了巨大的市場前景,農村從“空心化”成為返鄉創業的沃土。從前背井離鄉走出去的人開始離開城市回到家鄉,加入返鄉創業的大潮。農村土地制度由“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到“三權分置”的改革,確保了土地有序流轉,明晰了土地的所有權,保障了農民對土地的承包權,放活了經營權,為農村市場化經營、規模化發展、組織化運作提供了制度空間。城市作為信息化、工業化、市場化、城鎮化高度匯集的地方,城市生活對于進城務工的農民來說,不僅使他們在生存技能上學會一技之長,還在思維習慣和價值取向上引發深刻改變,文明、法治、契約等精神逐步融入他們的意識中,影響他們的價值判斷。隨著精準脫貧的深入推進,農村獲得國家的惠民利民政策越來越多,其中最為重要的就是異地搬遷、生態補償款以及國家惠農資金和國家扶貧資金。農村出現的新特點,迫切要求扶貧脫貧工作能夠主動適應當前農村新變化,做到脫貧工作的與時俱進、因勢利導。農村協商民主的制度化發展,為精準脫貧搭建溝通交流的平臺和渠道,賦予農民參與脫貧工作的權利,滿足農民越來越強烈的參與訴求,加強各方的溝通交流,凝聚各方的共識,匯聚各方的力量,筑牢精準脫貧的根基。

3.農村協商民主制度化發展有利于增強精準脫貧的內生動力。精準脫貧工作,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對于如何實現貧困人口脫貧致富和消除深度貧困人口的創造性舉措,不但為中國減貧事業做出偉大貢獻,而且為世界其他國家減貧工作提供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中國穩定推進精準脫貧工作,以每年1000萬的減貧數量,到2020年實現貧困人口全部脫貧,貧困縣全部脫帽。當前,從脫貧工作的縱向維度看,農村脫貧處于精準脫貧的決勝階段;從脫貧工作的橫向維度看,脫貧任務更多面臨的是“接燙手山芋、啃硬骨頭”,脫貧質量有待提高。為確保脫貧攻堅戰如期打贏,必須找到深度貧困的原因和癥結,制定相應的辦法和措施,解決脫貧工作的瓶頸和難題。核心問題主要是老少邊窮地區如何融入市場,加快經濟發展。農村協商民主的制度化發展,更加強調制度程序的完備性和合理性,人民群眾的參與性和實踐性、主體性和創造性,有利于為村級治理中注入新的機制,為農村社會治理增添新的動力,為農村釋放出更多創新發展活力,促進農村經濟社會的穩定和發展,為脫貧增加內生動力,促進脫貧工作順利開展,確保如期全面打贏脫貧攻堅戰。

4.農村協商民主制度化發展有利于推動精準脫貧的深化落實。打贏精準脫貧攻堅戰必須以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扶貧脫貧工作重要指示為指導,分清主體和主導關系,處理好內外因關系,明確長期和短期關系,堅持將精準脫貧看作一個有機的、系統的整體,推動建立精準脫貧長效工作機制。建立健全精準脫貧工作機制,依仗農村協商民主制度建設。農村協商民主是農村民主政治發展的新范式,為精準脫貧的扎實推進、攻堅破難和深化落實提供制度保障。協商民主,“成為達成共識、實現合作治理的重要方式和工作機制”[2],為社會各力量參與脫貧創造條件,促進脫貧幫扶力量的多樣化。農村協商民主拓寬農民參與渠道,聚集扶貧脫貧智慧,適應農村貧困多元化治理的迫切需要,有助于調動脫貧主體為農村脫貧攻堅建言獻策和貢獻力量。農村協商民主厚植人民當家做主的主體地位,完善了農村治理的機制,協商機制影響下形成的全民監督體系,有助于構建脫貧長效機制,鞏固和強化脫貧成果,確保真脫貧和減少返貧。

二、農村協商民主對精準脫貧的制度保障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到2020年穩定實現農村貧困人口不愁吃、不愁穿,義務教育、基本醫療、住房安全有保障,是貧困人口脫貧的基本要求和核心指標,直接關系攻堅戰質量”[3]。脫貧工作不僅要幫助貧困戶解決不愁吃穿的問題,還要確保子女上得起學,生病可以得到醫保、醫療救助等保障以及有安全、結實、保暖的住房。“脫貧既要看數量,也要看質量”,脫貧就是要“脫真貧、真脫貧”[3]。除此之外,還要注重脫貧工作在實和細兩個方面下功夫,確保貧困戶的脫貧不是階段性的脫貧,而是穩定性的、持續性的脫貧。為確保貧困戶的“兩保障三不愁”全面實現,必須建立健全完善脫貧長效機制,用制度機制規范和保障脫貧工作的各個環節順利開展。穩定脫貧長效機制,就是通過對脫貧各個環節,包括精準識別、精準幫扶、精準管理、精準考核、精準脫貧實行系統全面管理,同時借助產業扶貧、對口幫扶、愛心幫扶、政企聯合幫扶、扶貧扶智相結合等幫扶渠道,為貧困戶樹立脫貧信心,堅定脫貧決心,激發其內生脫貧動力,實現穩定脫貧。

運用科學有效的制度、程序推進脫貧工作形成長效機制,實現貧困人口穩定脫貧,是當前中國式脫貧模式的現實邏輯。農村協商民主是保障農民利益、解決農民實際困難和問題、化解農村社會矛盾糾紛的重要民主形式和治理范式。農村協商民主與穩定脫貧長效機制最大關聯性體現在,為參與主體搭建渠道平臺,培育主體參與意識和參與能力,激發和鼓勵主體參與的內生動力,通過主體自身參與其中,實現自身的價值所在。也就是通過農村協商民主為脫貧工作的各環節,即精準識別、精準幫扶、精準管理、精準考核、精準脫貧建立起新的工作機制,構建起新的模式,保障脫貧攻堅工作持續高效推進。

1.精準識別。把最需要幫扶和最困難的群眾識別出來,提供精準幫扶、對應支援,既是扎實推進精準扶貧工作前提,也是做好精準扶貧工作的基礎。“怎樣鑒定貧困程度”“如何識別貧困家庭”“如何入選扶貧對象”,這都是開展精準識別工作前面臨的問題,如果不依規依約處理好這些問題,不但不能體現出黨的好政策,反而會影響農村的和諧穩定,引起農村地區的矛盾沖突。當前,農村在精準識別主體方面存在的問題突出表現為幫扶主體貧困程度細分不充分、不注重幫扶主體致貧原因分析、幫扶主體入選資格有待審查、對幫扶對象的區別待遇等。這些問題既影響精準扶貧工作的深入推進,也影響農村的和諧穩定。農村協商民主對于精準識別工作的價值體現為“借助農村協商民主提供的平臺,全體村民可以聚在一起共商議事,發表自己對于精準識別工作的想法”。對于國家政策的幫扶,每一位村民都希望積極爭取,可是在幫扶名額既定的情況下,沒有中間的溝通討論過程,就得出誰獲得名額的結論并不能說服人,更不能令人信服。通過農村協商民主重要渠道,村民可以開展協商會,充分討論國家大力實施精準扶貧的重大意義,明確社會主義的本質是共同富裕,領會幫扶對象的責任和義務。村民經過廣泛而深刻的交流意見、抒發觀點,最后達成“扶持誰”的共識。這樣達成的共識充分體現民主基礎上的集中,在充分討論的基礎上不但明確國家扶貧政策,而且結合和自身實際情況形成“扶持誰”的標準,既實現精準識別工作的高效率,又舒暢個人心氣。

2.精準幫扶。精準識別工作之后緊接著是精準幫扶工作,抓住精準幫扶工作就抓住精準扶貧工作的核心。精準幫扶工作當前面臨的主要問題是對幫扶主體內生性脫貧引導缺乏,幫扶工作碎片化沒有形成系統全面性以及幫扶工作重短期輕長期等問題。農村協商民主對于精準幫扶工作的價值體現為通過協商民主豐富民主形式,開展精準幫扶“一事一議”和居民議事會,充分研究針對不同情況,制訂“一戶一策”的幫扶方案以及精準幫扶聯動方案。

激發貧困戶脫貧內在渴望,轉變其“等、靠、要”的惰性思想,增強其脫貧信心,提高融入市場經濟能力。農村貧困戶大都是老、弱、病、殘,由于自身條件限制,很難在就業市場找到滿意工作,但是,由于黨的扶貧政策照顧,就心生依賴思想,不想依靠自己的辛勤勞動脫貧、致富,只想靠著黨的脫貧政策,包攬其生活生產一切。從馬克思勞動價值理論出發,價值是凝結在商品中無差別的人類勞動,沒有具體勞動和抽象勞動的凝結就不會有價值的創造。因此,不勞動、不進行勞動產品的市場交換,就不會創造價值,更不會實現價值,脫貧就只能依靠輸血,而不是造血,那么脫貧就只是暫時性、階段性的。從扶貧到脫貧到致富,是一個過程,是一個由量變到質變的過程,這個質的飛越就是要培育貧困戶的脫貧能力的。幫扶不僅是為貧困戶送溫暖,把黨和國家的親切關懷送到,重大節日進行慰問,為其送去米面油、保證其吃穿兩不愁,還要讓其掌握安身立命的本領,為其提供市場信息,搭建多元幫扶平臺,聯系愛心幫扶,聯系企業幫扶,為其就業提供產業幫扶、項目幫扶、資金幫扶,為其提供創業幫扶,聯系無息或低息創業資金、規劃創業路徑,細分創業項目、助力市場開拓等。扶貧動力的內生性轉變,首先,應該從思想上著手,必須對其被動的惰性思想進行教育,外因通過內因起作用,外界幫扶再使力氣,貧困戶自己不努力,幫扶就會成為經常性的走訪慰問,而不會成為走向美好生活的實質性舉措。其次,從職業技能培訓入手,因地制宜地培訓貧困戶掌握一技之長,俗話說“授之以魚不如授之以漁”,只有讓貧困戶掌握一技之長,才是長久之計,才能實現穩步脫貧。再次,從融入市場經濟著手,必須讓貧困戶生產的產品在市場上有市場,可以賣出去,實現財富創造。通過農村協商民主渠道,聚集村干部和幫扶對象,研究每個幫扶對象的具體幫扶方法以及整體幫扶聯動方案。既實事求是地掌握每戶實際情況,又制訂精準幫扶方案,又將個體碎片幫扶融入整體幫扶一盤棋中。

3.精準管理。精準管理體現了精準扶貧工作的動態性和實效性。農村協商民主對于精準管理工作的價值體現在,通過農村協商民主可以實時動態地了解到幫扶工作情況,處理好“有進有出”的關系。一是借助農村協商民主重要渠道平臺,精準管理相關工作人員可以方便及時開展對扶貧對象的信息收集,建立檔案立卡;二是在深入了解幫扶對象收入的基礎上對于醫療、消費等全面把握,使得識別信息更加準確;三是協商會的經常召開,可以充分掌握前一批幫扶對象的脫貧狀況和脫貧時間,做好已經脫貧的對象及時退出,新入選的及時追蹤記錄和建檔管理。

4.精準考核。精準考核既是精準扶貧工作的關鍵一環,也是貫徹落實精準扶貧的重要保障。扶貧脫貧工作是黨和國家的施政重點,貫徹執行必須落在嚴上、落在細上、落在小上,扎牢精準考核的口子。農村協商民主對于精準考核的價值體現在:通過農村協商民主制度化發展,保障農民監督權利,防止扶貧脫貧變為走馬觀花、弄虛作假、宣傳政績的作秀。

5.精準脫貧。精準脫貧是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最終目的和動力,體現了黨和政府對于脫貧工作的高度重視和一抓到底的決心和信心。精準脫貧作為脫貧工作的最后環節,體現為“要把工作往深里做、往實里做,重點做好那些尚未脫貧或因病因傷返貧群眾的工作,加快完善低保、醫保、醫療救助等相關扶持和保障措施”[3]。脫貧工作不僅要把“尚未脫貧”的群眾作為工作重點,還要時刻關注“因病返貧”的群眾,做到脫貧工作的持續性推進。農村協商民主對于精準脫貧環節的價值體現在“為貧困戶提供反映情況渠道和平臺”。農村定期協商懇談會的召開,對于貧困戶普遍反映的影響脫貧的障礙和難題,能夠引起包保負責人的重視,進而通過包保人反映到上級扶貧部門,促進問題的關注和解決。

三、農村協商民主與精準脫貧的內生融合

打好脫貧攻堅戰要充分發揮農村基層黨組織的戰斗堡壘作用,處理好生態與扶貧的關系,還要摸清本地區貧困底數,做到因人因地施策,這都離不開農村協商民主的建設。通過協商民主制度化建設,促進基層黨組在脫貧工作中的組織能力、宗旨意識、服務能力的提升。同時,農村基層黨組織在運用協商民主處理精準脫貧各項工作的過程中,促進了協商機制的完善、不同協商主體的容納、協商內容和協商議題的拓展、協商共事和協商參與意識的增強。通過農村協商民主建設,扎實推進生態脫貧各項工作的落地生根,持續推進公益林生態效益補償、退耕還林還草政策補償兌現,實現生態產業發展重大突破。與此同時,在生態脫貧各項工作全面推進的過程中,協商民主的監督職能不斷加強和深化、協商思維和法治思維不斷深入人心。通過協商民主建設,加強精準脫貧的針對性,提升脫貧工作的有效性,具體體現為能夠全面摸清貧困底數,掌握貧困具體成因,掌握群眾真實需求,實現因人因地施策。同時,在深入開展精準脫貧攻堅的過程中,提升協商民主的協商治理職能、價值觀指引和生活態度導向功能。

1.如期全面打贏脫貧攻堅戰,強化農村協商民主的渠道參與。打好精準脫貧攻堅戰關鍵在于發揮農村基層黨組織的戰斗堡壘的作用。農村基層黨組織是落實好精準脫貧各項工作的戰斗堡壘,是聯系黨和困難群眾的紐帶和橋梁,是讓各方力量心往一處想、擰成一股繩的結合點。做好脫貧工作離不開基層農村黨組織的引領作用,想人民之所想,急人民之急,發揮“排頭兵”和“領頭羊”的模范帶頭作用。做好脫貧工作更要農村基層黨組織與群眾的密切聯系,切實摸清脫貧底數,把握脫貧工作的準星,將扶貧脫貧工作做到點上。做好脫貧工作還要農村基層黨組織創新脫貧工作方式,探索脫貧新模式,將扶貧扶到根上,處理好脫貧工作的短期和長期關系。因此,增強農村基層黨組織的堡壘作用,加強黨組織自身建設,提升農村基層黨組織的組織能力、宗旨意識、服務能力成為影響精準脫貧工作的關鍵一環。協商民主在推動黨組織建設中發揮重要作用,而基層黨組織的建設是農村協商民主建設中的重要一環。

通過創新農村協商民主的載體,增強農村基層黨組織的紐帶和核心作用。農村基層黨組織通過利用豐富的農村協商民主載體,例如,“懇談會”“一事一議”“一村一策”等實現形式和有效載體,將其作為民意咨詢室,既便于讓困難群眾說出真實情況,表達真實意愿,又拉近了黨組織與群眾的距離,實現群眾與黨組織面對面溝通。通過民意咨詢室,農村基層黨組織詳細了解困難群眾的具體情況,掌握真實的貧困人口數量,客觀把握貧困具體成因。與此同時,民意咨詢室有助于農村基層黨組織反映到上級黨委的情況真實有效,上級黨委可以針對當地實際,制定針對性強的脫貧幫扶辦法,實現“內外”聯動。此外,民意咨詢室有利于基層黨組織在脫貧工作中發揮主導作用,加強對精準脫貧工作的組織領導力度。通過民意咨詢室,引導脫貧工作的方向,制定脫貧目標,達成各方共識,匯聚脫貧各方合力,形成“上下一心、擰成一股繩”的局面。

通過拓展農村協商民主的渠道和平臺,提升農村基層黨組織的宣傳組織和示范引領作用。靈活的協商渠道和平臺,更有利于農民的參與,更能激發農民參與的積極性。農村基層黨組織作為農村基層領導核心,在農村管理中承擔著聯系群眾、宣傳黨的政策、落實黨的工作的重要職能。通過協商民主靈活的渠道和平臺,可以實現宣傳手段多樣化,廣泛深入宣傳黨關于扶貧脫貧的政策、脫貧攻堅的重大意義、建檔立卡制度、扶貧脫貧工作機制,實現本地區精準脫貧與黨的政策相對接,做到遵循黨的政策與深化思想認識的統一。通過協商民主平臺和渠道,農村基層黨組織可以介紹其他地區脫貧典型做法,指明本地脫貧現狀,指出脫貧中存在的問題癥結,提出應對辦法和措施。與此同時,基層黨組織通過協商民主渠道可以與貧困戶深入溝通,了解脫貧中遇到的難點和障礙,及時為貧困戶解決生活之憂,幫助其聯系愛心幫扶,對于有勞動能力且愿意就業的幫其關注就業信息及時解決就業問題,沒有勞動能力的適時做好兜底工作。

通過發揮農村基層協商民主的社會治理功能,增強農村基層黨組織的服務意識和水平。農村基層協商民主借助官方媒體和自媒體,如微信、微博、自媒體、移動媒體等宣傳渠道的廣泛宣傳,遇事協商已成為廣大農民的共識。農村協商民主的發展,促進農村地區廣大群眾對于協商理論的學習、協商內涵和實質的掌握、協商意義和價值的深刻理解。協商民主的社會治理功能,有助于推動農村基層黨組織轉變扶貧工作作風,運用協商的方式提升自身的服務意識和水平。農村基層黨組織更加注重通過協商民主洽談會,調動農民的主體積極性,從“灌輸型”管理轉為“便民式”服務,無論是宣傳和介紹黨的脫貧政策和舉措,還是通過脫貧計劃和方案,注意溝通的方法和表達技巧的使用,強調通俗易懂地為群眾講解,注重強調協商技能和協商方式的運用。此外,農村基層黨組織通過協商民主懇談會,加強脫貧工作中的引導,運用協商民主積極倡導社會力量參與扶貧脫貧,協調和統籌社會各方力量脫貧幫扶工作,為各方力量參與脫貧幫扶做好服務保障,為社會力量充分參與扶貧脫貧創造條件,鼓勵鄉親們之間的互幫互助,調動鄉里鄉親的主動性和創造性,激勵貧困群眾脫貧的脫貧信心,形成打贏脫貧攻堅的必勝氛圍。

2.如期全面打贏脫貧攻堅戰,凸顯農村協商民主的監督治理。扶貧脫貧不能只注重單一的經濟效益,只重視經濟發展和提高收入,而忽視生態和環境保護。打好精準脫貧攻堅戰,做好生態保護是前提。生態保護的重要性要從社會是一個系統工程來看,要從經濟發展和脫貧關系的全局高度來看,處理好貧困地區人與自然的關系,深入貫徹環境保護同樣是生產力的理念。堅持精準脫貧與生態保護相結合的原則,探索脫貧與生態保護相結合的模式,走綠色發展的新路子。在精準脫貧中推動生態保護,在生態保護中助力脫貧,不能把精準脫貧和生態保護對立和割裂,把二者緊密聯系起來。處理好精準脫貧與生態保護的關系,關鍵是要處理好綠色發展與金山銀山的關系,要讓群眾在生態保護中得實惠。

生態扶貧關鍵是要發展生態經濟和生態產業,堅持“項目+貧困戶+生態產業”模式。通過農村協商民主建設,促進貧困地區生態經濟和生態產業發展保持正確的方向性和常態化的推進。通過協商民主,促進決策的科學化和民主化。推進生態產業扶貧,必須符合貧困地區客觀實際,必須尊重貧困戶意愿,在制定扶貧產業政策時必須強調廣泛參與,匯聚各方智慧,彌補個人認知缺陷,力求制定的產業扶貧政策是科學的、民主的。通過協商民主,避免扶貧產業發展受當地主管扶貧第一負責人的意愿的影響,充分體現出發展是人民意志的體現,符合脫貧地區實際,符合綠色生態發展規律。無視農村現實的一些面子工程、政績工程,既浪費動力扶貧資源,又違背了發展的客觀規律。進入新時代,公正司法、全民守法、遇事找法已成為良好的社會氛圍,通過協商民主,促進農村懂法用法守法的法治觀念深入人心,使法律成為評判是非對錯的準繩,促進產業扶貧各項工作都在法治的范圍內活動。

3.如期全面打贏脫貧攻堅戰,激發農村協商民主的“精準”支持。扶貧、脫貧工作要在精準二字上下功夫、做文章,堅持遵循國家脫貧總體方針、戰略布局與結合貧困地區實際相統一,處理好脫貧工作一般與特殊的關系。精準脫貧工作,當前主要任務是確保貧困人口的“兩不愁、三保障”問題得到解決。吃、穿作為貧困人口的基本生活保障基本解決了,但教育、醫療、住房“三保障”的問題還是需要啃的“硬骨頭”,特別是醫療成為農村生活的最大難題。此外,還有部分困難家庭因為子女上學導致貧困。如何解決這些深度貧困問題,是脫貧工作的重點。對于脫貧中遇到的矛盾和挑戰,扶貧工作人員要以問題為導向,結合貧困地區實際找致貧原因、找脫貧的方法,不斷破解發展瓶頸,及時回應困難群眾訴求,做到心中有數。與此同時,還要定好脫貧目標,逐一實現各個目標,層層推進,層層落實,做到不務虛功。此外,要堅持創新推進精準脫貧[4],為扶貧工作注入新理念和新方法,增加脫貧動力,為精準脫貧開創新局面。

農村脫貧工作的難點和重點離不開農村協商民主建設,離不開農村社會治理中農村協商民主的理論自覺和行動自覺。農村協商民主是農村基層發展人民民主的新指向,是農村社會治理的新范式。協商民主在治理脫貧中體現的價值在于通過運用協商民主的平臺和渠道提升脫貧工作人員和貧困戶的參與度,脫貧工作人員可以把國家脫貧政策、脫貧標準、幫扶格局、幫扶措施面對面地向貧困戶傳達和解釋,增進貧困戶對黨的脫貧政策的認識和了解,配合和支持脫貧工作并自覺維護脫貧工作。此外,通過協商民主的“一戶一策”形式,脫貧工作人員可以當面了解每一戶貧困人員的具體實際情況、真實困難和致貧原因,掌握他們的真實需求,針對不同貧困戶具體致貧成因來制定不同的幫扶辦法。

農村協商民主的建設促進了扶貧政策的貫徹落實,促進了脫貧工作的穩步推進,促進了困難群眾收入和獲得感的提高。在農村協商民主指導下達成的脫貧共識,設定的脫貧坐標,實事求是、因人因地施策具體問題具體分析。協商民主指導下的脫貧辦法,通過建檔立卡的形式掛在貧困戶家里,上面具體寫著脫貧的包保人、致貧原因和具體舉措,這對于脫貧工作人員無疑是打好脫貧攻堅任務的最大動力和最大壓力。貧困戶可以通過建檔立卡上面的扶貧工作電話直接聯系包保人,溝通和反映當前遇到的困難,便于脫貧工作人員及時掌握脫貧情況,及時跟進相關工作。幫扶人員定期地走訪和幫扶,可以對精準脫貧工作的新要求、新樣態、新階段做出的概括,及時把握脫貧趨勢和方向,貫徹落實好脫貧各項工作。

農村協商民主對于脫貧的價值在于積極引導農民培育現代公共理性意識,樹立積極向上的生活態度。協商理論的學習和協商實踐的開展對農民的價值觀和民主意識、對農民公共治理的認識產生潛移默化的影響。扶貧脫貧工作,應該更加注重協商民主的價值引領作用,注重扶貧與扶智相結合,不能僅僅為貧困人口提供米面油、資金、生產資料、就業崗位等救濟性扶貧,更重要的是激發貧困者脫貧的頭腦和志氣、勇氣和信心、勤勞和實干。通過充分發揮農村協商民主的價值指引作用,引導貧困者應以內因為出發點,加強培訓和學習,增強自身脫貧能力,確保脫貧的穩定性和長期性。

精準脫貧的核心在于農村人口的脫貧,關鍵在于依靠農村協商民主制度建設助力農村脫貧、扶貧工作的順利開展。脫貧攻堅20192020年處于關鍵決勝階段,確保“兩不愁、三保障”深化落實時間緊、任務重,這就要求必須凝聚各方共識,不斷加大扶貧力度,探索和建立脫貧攻堅長效機制,提升脫貧攻堅工作的質量和效率。大力加強農村協商民主建設,發揮其與脫貧長效機制的聯動和銜接作用,形成脫貧攻堅合力。尤其注重農村協商民主與脫貧工作各個環節的聯系,促進精準識別、精準幫扶、精準管理、精準考核、精準脫貧建立起新的工作機制,構建起新的模式。通過創新推進農村協商民主在中國的實踐,充分調動貧困群眾的積極性和主動性,激發貧困群眾內生動力,匯聚各方力量形成合拍共鳴局面,脫貧攻堅戰就一定能如期打贏。


參考文獻

[1]中共中央.關于加強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建設的意見[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513.

[2]張保偉,樊琳琳.論生態文明建設與協商民主的協調發展[J].河南師范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8,2)23-29.

[3]統一思想一鼓作氣頑強作戰越戰越勇著力解決“兩不愁三保障”突出問題[N].人民日報,2019-04-18001).

[4]黃承偉,袁泉.論中國脫貧攻堅的理論與實踐創新[J].河海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8,2)14-21.

    北京赛车宝宝计划
    pk10每天赢400 北京赛车正规购买 北京赛车赛 北京赛车官方开奖直播现场皇家彩 pk10平台改单可信吗 pk10历史开奖数据规律 易算北京赛车手机版 北京赛车八码在线计划 北京pk10赛车宝软件 北京pk10冠军中奖 北京赛车手机版平台 北京赛车高频ios 北京pk10八码全年可用 北京pk10人工计划网页 北京pk10计划看走势
    山西快乐十分app官网 时时彩怎么玩稳赚 山西快乐10分大概几号 游戏行业怎么赚钱论文 pk10的2468买法 陕西11选5开奖直播 江苏快3开奖视频 孕婴产品批发赚钱吗 老虎机技巧打法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