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每天赢400 北京赛车正规购买 北京赛车赛 北京赛车官方开奖直播现场皇家彩 pk10平台改单可信吗 pk10历史开奖数据规律 易算北京赛车手机版 北京赛车八码在线计划 北京pk10赛车宝软件 北京pk10冠军中奖 北京赛车手机版平台 北京赛车高频ios 北京pk10八码全年可用 北京pk10人工计划网页 北京pk10计划看走势

當前位置: 首頁 > 專題研究 > 民族地區研究

網絡扶貧的邏輯進路與現實鑒證——以涼山彝族自治州為例

作者:高 靜 武 彤 王志章  責任編輯:周 潔  信息來源:《農村經濟》2019年第6期  發布時間:2019-08-03  瀏覽次數: 447

【摘 要】涼山彝族地區由于自然條件差、脫貧能力弱、直過社會特征等原因決定了脫貧減貧任務依然嚴峻。而網絡扶貧的高效率、生態化與溢出性成為涼山州彝族地區脫貧攻堅的有效選擇。本文從“互聯網 扶志、互聯網 扶智、互聯網 扶產”闡釋網絡扶貧的邏輯進路,根據這一邏輯準確把脈涼山彝族地區網絡扶貧的成效、困境與成因,并就此從“網絡基礎建設、知識傳遞、人才建設、獎懲機制”等方面提出了未來路徑選擇,以期打贏脫貧攻堅收官之戰。

【關鍵詞】網絡脫貧;涼山州彝族地區;現實困境;路徑選擇


一、引言

消除貧困是國際社會共同面臨的問題,也是最大的全球性挑戰。繼《千年發展目標》之后的2015年,聯合國制定了《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要求所有國家和利益攸關方攜手合作,讓人類擺脫貧困和匱乏,讓地球治愈創傷并得到保護。中國是世界反貧困的堅定倡導者和推動者,新中國成立70周年尤其是改革開放40多年來,19782014年極端貧困率從1981年超過80%2013年已降低到3%以下。到2018年,中國的絕對貧困人口貧困發生率從2012年的10.2%降至1.7%,累計下降8.5個百分點,中國提前完成聯合國千年發展目標,為世界反貧困做出巨大貢獻。截至2019年,從《網絡扶貧行動計劃》到習近平總書記作出重要指示已接近3年,盡管精準脫貧人口僅剩1660萬,卻依然面臨著群體少但分散,致使“啃骨頭”艱難、可持續生計能力弱、返貧風險大等問題。反貧困任重道遠,必須動用包括網絡在內的一切可利用的有效工具和載體,精準施策,集中發力,方可打贏精準脫貧收官之戰。為此,習近平總書記多次要求:“要實施網絡扶貧行動,推進精準扶貧、精準脫貧,讓扶貧工作隨時隨地、四通八達,讓貧困地區群眾在互聯網共建共享中有更多獲得感”。為落實好習近平總書記的指示,201610月,中央網信辦、發改委、國家扶貧辦聯合印發了《網絡扶貧行動計劃》,力求讓更多困難群眾用上互聯網,讓農產品通過互聯網走出鄉村,讓山溝里的孩子也能接受優質教育,為打贏脫貧攻堅戰做出貢獻。

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是我國深度貧困地區之一,在國家政策驅動下和廣大人民群眾的艱苦努力下,精準脫貧已經取得顯著成績。但由于彝族地區生態薄弱、直過社會特征、貧困嚴重等特征。2018年新年之際,總書記深入涼山彝族自治州、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等地看望群眾,提出要實施網絡扶貧行動推進精準扶貧、精準脫貧,讓更多困難群眾用上互聯網,讓農產品通過互聯網走出鄉村,讓山溝里的孩子也能接受優質教育,要求要通過“互聯網 ”來打贏脫貧攻堅收官之戰。 (1)在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精神的指導下,網絡扶貧因空間溢出、精準施策、綠色生態等特點突出,正在成為涼山州脫貧攻堅的有效載體。如今,從《網絡扶貧行動計劃》到習近平總書記作出重要指示,已經過去了近3年,涼山州實施網絡扶貧的情況如何,已經取得哪些成效,還存在哪些障礙,需要什么樣的政策支持等,都是值得學界和實務部門關注和研究的問題。為此,我們帶著上述問題深入到涼山州,通過文獻文件梳理、數據挖掘等方法探究網絡扶貧取得的成效、困境,并提出可行的政策建議,旨在為涼山州乃至整個深度貧困地區打贏精準脫貧收官之戰提供決策依據和路徑選擇。

二、網絡扶貧的邏輯進路與分析框架

扶貧開發貴在精準,精準的關鍵在信息化。網絡扶貧通過數字化技術,能夠實現扶持對象精準、項目安排精準、資金使用精準、措施到戶精準、因村派人精準、脫貧成效精準的“六個精準”。一是對比世界中國已具備發展互聯網經濟的堅實基礎。《世界互聯網發展報告2018》指出,中國已成為數字經濟的核心國家,2017年數字經濟規模達27.2萬億元,占GDP比重32.9%,規模位居全球第二。中國已經跨越了互聯網接入鴻溝,互聯網基礎的數字經濟發展迅速,并在農村經濟發展中取得快速進展。[1]二是涼山彝族地區的特殊性決定了網絡扶貧的現實選擇必然性。互聯網扶貧的高效率、綠色化、創新性等特征與涼山州地區的生態脆弱、脫貧時間緊迫、扶貧路徑受限具有天然的耦合性,所以涼山州地區的網絡扶貧必然能夠獲取“數字紅利”,為脫貧攻堅打造新引擎、開拓新渠道、打開新思路,為全球減貧事業貢獻中國方案。

1.“互聯網 扶志”,激發內生動力

扶志是改變貧困地區群眾的精神面貌,激發其脫貧內生動力的有效路徑。[2]“互聯網 扶志”模式能夠借助網絡,通過深耕網絡布局,打造信息扶貧窗口,為偏遠地區貧困群眾獲得黨和國家打贏脫貧攻堅戰的工作政策信息提供有效路徑,讓貧困群眾切實感受到黨和國家的關懷和溫暖,激發貧困人口脫貧的內生動力。貧困地區群眾的貧困不僅僅是口袋方面的貧困,更多的是心理層面的貧困,扶貧需要先扶志,打贏脫貧攻堅戰應當著力在消除心理貧困上下功夫。[3]然而,目前我國貧困地區的貧困戶脫貧意識薄弱,扶貧觀念落后,“等、靠、要”思想依然嚴重。[4]處于地理位置偏遠的貧困戶甚至出現自卑心理,自我封閉,存在被國家政策遺忘的自卑感,敏感多疑。作為脫貧攻堅的主體,貧困群眾解決其心理層面的貧困問題,在思想碰撞和信息獲取中獲取脫貧知識、扶貧動作,開始走出大山、走向世界,提高參與度增強安全感和獲得感,用實際行動積極參與到脫貧減貧工作的各個環節中來,[5]對于我國打贏脫貧攻堅戰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2.“互聯網 扶智”,提升人力資本

教育是解決貧困地區深度貧困問題的有效機制,提高“下一代”的受教育程度,能夠實現長效扶貧和源頭脫貧。[6]“互聯網 扶智”主要體現在其能讓適齡兒童共享教育公平、推進職業教育兩方面,從而提升現有及潛在的人力資本。讓貧困地區的孩子們接受良好教育,是授人以漁、阻斷貧困代際傳遞的重要途徑;[7]加快發展職業教育,提高貧困群眾人口人力資本的職業教育扶貧是消除以往基礎教育不足帶來的技能缺失的重要一環。[8]然而,由于農村貧困地區地理位置的限制,教育要素投入成本高、基礎教育師資薄弱、實訓實習條件匱乏、城鄉教育資源差距大的情況依然存在。[9]貧困地區教育扶貧在制度建設、扶貧方式以及社會力量參與等方面存在諸多矛盾,諸多村干部教育扶貧模式以機械地降低文盲率、提高入學率為導向,造成教育“數字脫貧”的假象,制約了教育扶貧的本質成效。[10][11]而網絡扶貧可以通過打造教育信息化網絡智慧平臺,將發達地區的優質教育資源傳遞到偏遠貧困地區,縮小與城鎮地區的教育資源差距,對貧困地區適齡兒童共享基礎教育公平提供重要保障,為培養本土化技能人才提供了可能,以實現人才培養質量的全面同步升級。[12][13]除此之外,網絡教育扶貧借助物聯網、大數據、云計算等技術,能夠對扶貧對象完成有效精準識別和管理,[14]降低教育扶貧成本,為貧困地區跳出“新型教育貧困陷阱”提供條件。

3.“互聯網 扶產”,夯實產業基礎

產業扶貧是中國特色扶貧開發模式的重要路徑,網絡產業扶貧利用大數據產業優勢、將大數據與精準扶貧對接,是一條最佳選擇。“互聯網 扶產”模式能夠利用互聯網及時性、生態性等優勢夯實脫貧產業基石,切實提高貧困人口物質生活水平。目前,由于我國貧困地區地理位置偏僻,交通基礎設施落后的現實條件嚴重削弱了傳統產業扶貧的成效。區位不利也導致一些豐富的礦產資源、自然資源、文化資源等因交通的條件限制而得不到應有的開發和利用,信息不靈、市場條件發育不足使得資源優勢難以轉換為經濟優勢。[15]2015年,國務院扶貧辦將電商扶貧工程列為精準扶貧十大工程之一,《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決定》明確提出實施電商扶貧工程,加快貧困地區物流配送體系建設,支持郵政、供銷合作等系統在貧困鄉村建立服務網點,支持電商企業拓展農村業務,加強貧困地區農產品網上銷售平臺建設。2016年中央一號文件又指出大力推進“互聯網 現代農業”,應用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等現代信息技術,推動農業全產業鏈改造升級。“互聯網 產業”扶貧涉及生產、加工、銷售、流通等各個環節,是延長農業產業鏈的一個具體抓手。推動“互聯網 產業”扶貧也是一次倒逼農村產業升級、提高農產品市場附加值,促進農村產業融合發展的過程。[16]作為連接貧困地區特色資源與域外大市場的紐帶,網絡能夠克服貧困地區的地域限制,有效地把特色農產品通過網絡直接銷售到市場,[17]減少中間環節,降低交易成本,使農戶完成從與市場隔離的生產弱勢群體到主動掌握信息、積極對接市場主體的角色轉變,是打通貧困地區特色產品銷售的“最后一公里”的重要舉措。

綜上,網絡扶志為貧困地區群眾打通消息傳播渠道,通過打造開放的信息窗口讓群眾切實感受到國家寄予的厚望,提升貧困人口脫貧自信,激發內生動力。網絡扶智讓適齡兒童共享教育公平、農戶提升技術能力,建立提升人力資本的長效機制。網絡扶產是讓貧困人口腰包“鼓”起來的有效路徑,通過網絡聯通點、線、面,打通銷售渠道,轉換市場角色主體。與此同時,電商對農產品高附加值的要求貫穿生產、加工、流通等各個環節,促進產業轉型升級。網絡扶貧工作主要從扶志、扶智和扶產三個層面展開為涼山州打贏脫貧攻堅戰助力,其邏輯進展如圖1所示。



三、涼山彝族地區網絡脫貧成效與現實困境分析

1. 涼山彝族地區的深度貧困刻畫

涼山彝族自治州作為全國最大的彝族聚居區是貧困面積最廣、貧困人口最多、貧困程度最深的集中連片特困地區之一,其貧困現狀仍不容忽視。通過調研數據,我們精確描述涼山州的貧困事實,找準網絡扶貧的發力點。調研數據是依托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選取了我國最大彝族聚居區昭覺縣為樣本區域,采用分層等距抽樣、樣本訪談和會議座談三種方式開展調研。20187月至20189月期間共深度走訪12個居民村,發放農戶問卷215份,有效問卷183份,有效率為85.1%;發放干部問卷16份,有效問卷10份,有效率為62.5%,樣本區域占比合理,能夠良好的支持本研究需要。



在指標選取方面,本文參考了國內外學界常用量表,例如AF貧困指數的三維10變量表、鄒薇和方迎鳳[18]的三維8變量表、高燕云和馬瑜 (2013[19]的三維9變量量表。結合涼山州發展實際,本文從發展能力、收入水平、物質水平、權益保障和心理健康五個維度對涼山州的貧困現狀進行測度和描述,具體指標如表1所示,問卷采用自我匯報方式,問項值越接近5說明指標越理想,反之則不理想。

本文采用熵權法對數據進行處理,并采用“雷達圖”清晰表現涼山州的貧困情況。如圖2所示,在國家扶貧政策的重點支持下,涼山州五個維度總體得分均略高于均值,其中心理健康以3.43的分值為最高,這主要得益于民族地區團結熱情的傳統,也說明脫貧減貧的成果得到了當地民眾的肯定;而發展能力得分在五個維度中排名末位,嚴重影響了當地脫貧減貧工作的進展和成效。因此,我們對發展能力維度的二級指標進行剖析,以期找出其發展能力的薄弱點。



如圖3所示,從農戶自身角度來看,現階段農戶薄弱的對外交流能力、抗風險能力以及低政策了解程度是制約農戶發展能力的主要因素。從外部條件來看,農村道路、基本醫療等公共服務設施比較健全,為農戶的發展打下了較好的基礎。但是,農戶接受職業教育培訓的機會十分有限,嚴重制約了其發展能力的提高。鑒于此,在網絡扶貧的背景下,重點發展農戶職業教育培訓,提高現有勞動力的人力資本,扶貧扶智彌補發展能力的短板是涼山州打贏脫貧攻堅戰的迫切要求。



2. 涼山彝族地區的網絡脫貧成效

啃下“三州三區”這塊最難啃的硬骨頭,打贏脫貧攻堅戰需國家和地方協同發力,攻堅拔寨。國家層面,20186月,工信部印發的《關于推進網絡扶貧的實施方案 (20182020年)》指出在電信普遍服務中加快“三州三區”貧困村光纖網絡建設步伐,優先支持“三州三區”貧困村4G網絡建設,充分發揮高通量衛星比較優勢,引導基礎電信企業、互聯網企業深入“三州三區”貧困地區開展網絡通信幫扶。四川省從《四川省網絡扶貧行動計劃》、《四川省信息基礎設施重大工程建設行動方案》、《四川省信息通信建設扶貧實施規劃 (20182020)》等促進網絡扶貧方案落地。涼山州積極行動,2017年底涼山州出臺《涼山州網絡扶貧行動計劃》,大力實施“五大工程”,成效顯著 (見表2)。同時,社會各界積極關注,如阿里巴巴集團通過“淘鄉甜”項目,通過“農業示范種植基地”和線上“淘鄉甜官方旗艦店”打造從種植到銷售的全鏈條“農產品直供直銷新鏈路”。京東集團將涼山州作為電商扶貧的主戰場,開展“互聯網 產業 科技”模式的立體化扶貧工作,通過無人機解決困難地區的物流配送問題。



在國家、地方社會的共同合力支持下,網絡扶貧成效顯著:20142017年,全州共減貧46萬人、退出貧困村954個;2018年減貧19.9萬人、退出貧困村500個,貧困發生率降低三個百分點。

3. 涼山州網絡扶貧的制約與困境

1)彝族群眾:網絡素養制約網絡功能綜合應用。數字經濟要求數字應用具有良好的信息接納和甄別能力。彝族作為“一步跨千年”的直過民族,缺乏中國工業化時代的洗禮,所以文化信仰、社會觀念依然較為封閉滯后,現代化的技能應用能力較弱,躍遷式的社會發展特征決定了彝族群眾在數字經濟融入和網絡技術應用方面存在較高的門檻制約。

2018年《涼山州統計年鑒》數據表明:人均受教育年限為4.4年;參與網絡教育培訓的彝族村民僅占25%。調研發現,網絡扶貧的課程培訓分為初級、中級、高級三個學習部分,初級部分主要是對當地村民進行手機、電腦、網絡等基礎知識的培訓,幫助當地村民學習運用社交軟件,以及簡單的娛樂軟件,豐富業余生活。由于網絡娛樂的時間錯覺,所以很容易導致彝族同胞沉溺其中,并沒有發揮到網絡助力生產的功能。調研數據也顯示:網絡應用排名前三位的網絡應用是“微信、抖音、支付寶”,其中80%左右的時間是在用微信的語音、刷朋友圈或視頻聊天功能。而對高級內容,如黨和國家政策宣傳教育、先進種植養殖知識學習、網絡支付知識以及互聯網金融知識沒有強烈的學習欲望。因此,互聯網扶貧的生產性功能缺失,利用互聯網脫貧致富仍前路漫漫。

2)政府政策:部門政策缺乏聯動導致脫貧合力不足。不可否認,國家高度重視彝族地區的網絡扶貧,所以教育部門、農業發展部門、民政部門都制定了諸多文件,踐行“網絡扶貧”這一行動。但在實際實施過程中,各個部門之間的行動方案缺乏銜接溝通,導致某些地區資源擁擠,而很多地區依然極度匱乏。以“互聯網 教育”為例,總書記到訪后的地區成為明星地區,互聯網企業、公益扶貧基金會、教育部門等提供的福利資源接涌而至。多數是以學生為中心的課程建設,或遠程課程資源點播,但缺乏以教師為中心的項目,也沒有相應的智慧校園規劃,所以導致教師在遇到互聯網課堂時,缺乏自身定位,并不能讓網絡教育有效嵌入課堂教學,或者教育的內容多是現代性的傳播,缺乏民族文化和民族優良傳統的內容。這從長遠來看,教育或許能阻斷貧困的代際傳遞,但也失去了民族優良傳統的承繼與傳承。

3)產業基礎:發展薄弱制約數字經濟起步。數字經濟的本質在于信息化。信息化包括信息技術的產業化、傳統產業的信息化、基礎設施的信息化、生活方式的信息化等內容。而涼山州產業基礎薄弱,信息化水平低,產業結構不合理的現狀嚴重制約了數字經濟的發展。根據《涼山州2018年統計年鑒》,各類工業增加值增長速度累計與上年同期相比均出現不同比例的下降,說明工業發展帶來的經濟增長達到峰值,傳統工業的發展瓶頸倒逼產業升級和產業結構改革。但與網絡經濟相關的物流建設、倉儲配送和云數據產業發展仍然薄弱。以近年來紅火的淘寶村為例,蓬勃發展的淘寶村成為減貧扶貧新路徑。2017年,在13個國家級貧困縣共發現33個淘寶村,2018年全國有600多個貧困村通過電商轉型成為淘寶村,然而這些村子依然沒有涼山州的印記。涼山州的數字產業突圍之路,不亞于“蜀道之難”,想要補齊短板、喚醒產業發展動力、孵化新興產業,比其他貧困地區更為艱難。

4)自然環境:資源稟賦導致高昂的電商成本。經濟上分析,數字經濟的優勢在于信息獲取的邊際成本幾乎為零,但前期投資成本較大。這一數字經濟的邊際成本優勢卻未能在涼山州地區充分展示。第一,地形地貌決定涼山地區互聯網建設成本極為高昂。涼山州彝族地區深處西南山區,位于中國南北地震帶中南段,是四川省地震活動較為強烈的地區,地質構造復雜。海拔高度超過4000米以上的高峰有20多座,地表起伏大,地形崎嶇,高差懸殊。特殊的地形地貌以及惡劣的交通條件對互聯網設施的建設提出了非常苛刻的要求,施工難度大,施工成本高,帶來互聯網建設成本都極為高昂。第二,頻發的自然災害導致互聯網維護信息獲取的穩定性差。由于涼山州高山原始森林覆蓋率高,加上雷雨天氣惡劣,所以火災發生率較高。201914月,涼山州已發生21起森林火災,過火總面積超過291公頃,居高不下的森林火險等級,導致互聯網運行的穩定性極差,信息獲取成本高,甚至違背了網絡經濟的基本規律,所以難以獲得網絡紅利。

5)網絡監管:網絡犯罪阻礙網絡脫貧進程。第一,互聯網的廣泛使用,使得“自媒體時代”悄然來臨,基于各類“微傳播”的發展,不法分子網絡犯罪現象井噴,犯罪手法也“與時俱進”。涼山是地處偏遠的少數民族地區,當地村民與外界的交流較少,法律意識薄弱,缺乏必要的自我防范意識和辨別是非的能力,容易成為網絡詐騙的對象。其次,互聯網時代無紙幣化的線上支付對網絡安全建設提出了更高要求。而涼山彝族地區互聯網發展水平落后,網絡監管系統不完善,網絡安全存在極大的隱患。第三,鄉村地區的青少年人群學習能力強,但缺乏必要的道德教育和通識教育使網絡犯罪呈現出低齡化的特點。加上青少年心智尚未成熟,辨別是非的能力有限,使其容易受網絡負面信息的影響,走上違法犯罪的道路。一旦網絡成為了當地青少年犯罪的工具,網絡扶貧便無從談起。

四、推進涼山彝族地區網絡扶貧的路徑選擇

網絡正以強大的推力促進貧困地區經濟社會發展和人們的思想變革和觀念更新。實踐也證明,深度貧困地區要扶貧濟困,就必須網絡先行。要打好當前的精準脫貧攻堅收官之戰和做好2020年后國家減貧戰略,更需網絡助攻和持續發力。而要實施好網絡扶貧助攻,就必須精心做好路徑設計。

1. 以習近平總書記“網絡扶貧”指示為指引,夯實信息網絡基礎設施

習近平總書記有關“要實施網絡扶貧行動,充分發揮互聯網在助推脫貧攻堅中的作用,推進精準扶貧、精準脫貧,讓更多困難群眾用上互聯網,讓農產品通過互聯網走出鄉村,讓山溝里的孩子也能接受優質教育”的重要指示,是我們做好網絡扶貧的根本遵循和行動指南。涼山州和整個深度貧困地區各級黨委和政府,一是要認真學習、深刻領會其科學內涵、精神實質和實踐要求,在此基礎上做好網絡扶貧的頂層設計,出臺更具可操作性的政策措施,為激勵更多的群體參與網絡扶貧提供政策支持。二是加快推進“寬帶中國”、“寬帶鄉村”建設,放寬市場準入,加快農村光纜線路、無線網絡和有線電視網絡等通信基礎設施建設,提升貧困地區通信網絡覆蓋范圍和服務質量,滿足基本通信需求;要鼓勵通信運營企業和社會資本通過競爭性招標,公平參與貧困村寬帶建設和運行維護,加快推進電信普遍服務試點落戶每個村;要出臺更加優惠政策鼓勵通信運營商、信息服務商、電商積極開展合作,為貧困地區農民群眾提供用得上、用得起、用得好的網絡服務,筑牢網絡扶貧的基礎。三是由國家扶貧辦、省政府聯合出資支持和引導網信企業、科研院所加快研發彝族等少數民族語言文字、語音、視頻等基礎軟件和通用軟件,減少和消除少數民族群眾使用移動終端和信息服務時的語言障礙,營造順暢的信息獲取和交流環境。四是要支持網信企業定制研發面向貧困地區的簡單易用、成本低廉的移動終端,研發少數民族語言定制終端,開發適合少數民族地區特點和需求的移動應用程序,引導貧困群眾合理使用;著力構建集扶貧政策解讀、農業技能培訓、農業氣象、農業災情預警、交通出行、醫療服務、網絡購物、教育咨詢等為一體的信息發布網絡平臺,為貧困群眾使用網絡提供方便。

2. 傳授網絡扶貧知識,提高貧困群體使用網絡能力

能夠比較熟練使用網絡技術是網絡扶貧的前提,因此提高村民的網絡使用能力格外重要。一是由自治州扶貧辦等職能部門編印適合貧困群眾需求、多語種的網絡扶貧知識手冊,分送到有一定網絡扶貧知識基礎的群體手中,并通過青年志愿者定期定點上門服務等形式,手把手傳授網絡扶貧知識,使他們成為能夠帶動當地網絡扶貧技術能手、操作能手。二是各地根據實際情況組織編制《網絡扶貧10萬人3年培訓計劃》,由州、縣職能部門分頭組織實施,著力培養一批網絡扶貧的“領頭羊”,打造一批能夠帶領群眾致富的“互聯網 共享農業”互動種養平臺,開設特色產業服務大廳,幫助村民用好互聯網、打開產銷路子。三是定期邀請國內知名電信企業、電商企業專家深入貧困縣鄉 (鎮)了解網絡扶貧真實情況,幫助解決實際困難,增強貧困群眾網絡扶貧的信息,提升實際操作能力。

3. 加快專業人才隊伍建設,樹立網絡扶貧典范

人才制約是限制貧困地區網絡扶貧成效的主要因素。從目前來看,扭轉貧困地區缺少網絡扶貧專業人才的被動局面,一是要出臺更加的優惠政策吸引各類城鎮人才下鄉,參與網絡扶貧;要把主要精力放在貧困地區本土人才培養上。二是對從事電商扶貧的企業、擁有豐富工作經驗的技術人員、管理銷售人員等,給予現金獎勵、住房補貼,解決子女入學等,使他們能安心引領網絡扶貧。三是要加強與大專院校尤其是貧困地區職業技術學院相關專業的合作,通過建立實習基地、合作組建農業園區、打造電商平臺等,廣納一批年輕大學生畢業后直接從事網絡扶貧,要從國內高等院校引進一些優秀的自愿扎根貧困地區開展網絡扶貧。四是要善于發現挖掘網絡扶貧的典型,通過講好身邊故事,傳播中國好聲音,引領更多的群體加入到網絡扶貧中來,為打贏脫貧攻堅收官之戰作出貢獻。

4. 建立完善獎助機制,保障網絡扶貧取得實效

健全完善的獎助機制是保障網絡扶貧取得實效的關鍵。一是主動聯系農村金融機構,共建農村電子商務服務站點。在原有專項資金的基礎上進一步加大資金投入力度,同時強化農村惠民幫扶金融政策的宣傳推廣力度。二是鼓勵傳統企業轉型參與電商扶貧參與網絡扶貧,對于有意愿吸納較多貧困人口就業的企業,給予一定優惠政策和物質獎勵。三是大力宣傳和重點獎勵電商扶貧典型事跡,激發農民的創造力。鼓勵村民結合自身發展實際,積極探索適合本地特色的網絡扶貧的新模式。四是加強政府擔保體系建設。依托電商協會探索設立網絡扶貧還貸周轉金,為貧困地區網絡扶貧企業貸款提供保證,加大對網絡扶貧企業貸款貼息扶持力度。五是加強信用體系建設。健全貧困地區網絡扶貧信用信息管理制度,建立農村電子商務領域失信行為聯合懲戒機制,營造良好的網絡扶貧的信用環境。

參考文獻:

[1]邱澤奇等.從數字鴻溝到紅利差異——互聯網資本的視角[J].中國社會科學,2016,(10.

[2]李萍,田世野.習近平精準扶貧脫貧重要論述的內在邏輯與實現機制[J].教學與研究,2019,(02.

[3]李華晶,肖彬,盛來,樊菲.創業與貧困的關系研究——國外研究評述及展望[J].軟科學,2018,(08.

[4]王漢杰,溫濤,韓佳麗.貧困地區政府主導的農貸資源注入能夠有效減貧嗎?——基于連片特困地區微觀農戶調查[J].經濟科學,2019,(01.

[5]徐虹,王彩彩.鄉村振興戰略下對精準扶貧的再思考[J].農村經濟,2018,(03.

[6]易柳.改革開放40年中國扶貧政策的演化與前瞻——立足國家層面政策文本的分析[J].西南民族大學學報 (人文社科版),2018,(04.

[7]范穎,唐毅.基于貧困文化論的人口較少民族文化精準扶貧研究——以西藏自治區隆自縣斗玉珞巴族文化扶貧為例[J].農村經濟,2017,(06.

[8]朱方明,李敬.習近平新時代反貧困思想的核心主題——“能力扶貧”和“機會扶貧”[J].上海經濟研究,2019,(03.

[9]關浩杰.鄉村振興戰略的內涵、思路與政策取向[J].農業經濟,2018,(10.

[10]代蕊華,于璇.教育精準扶貧:困境與治理路徑[J].教育發展研究,2017,(07.

[11]張建軍.全面建成小康社會背景下西部農村扶貧思路與模式的再創新[J].農業經濟問題,2017,(04.

[12]王金杰,李啟航.電子商務環境下的多維教育與農村居民創業選擇——基于CFPS2014CHIPS2013農村居民數據的實證分析[J].南開經濟研究,2017,(06.

[13]黃崴,薛洪波.改革開放40年來職業教育推進縣域經濟和城鎮化發展的研究[J].復旦教育論壇,2019,(01.

[14]管前程.鄉村振興背景下精準扶貧存在的問題及對策[J].中國行政管理,2018,(10.

[15]高杰.涼山彝區精準扶貧施策困境與破解路徑——以涼山州喜德縣為例[J].農村經濟,2017,(08.

[16]羅晰,周業付.“互聯網 ”背景下農業產業化創新體系研究[J].科技進步與對策,2017,(24.

[17]唐紅濤,郭凱歌,張俊英.電子商務與農村扶貧效率:基于財政投入、人力資本的中介效應研究[J].經濟地理,2018,(11.

[18]鄒薇,方迎風.關于中國貧困的動態多維度研究[J].中國人口科學,2011,(06.

[19]高艷云,馬瑜.多維框架下中國家庭貧困的動態識別[J].統計研究,2013,(12.

注釋:

[1]中華人民共和國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習近平看望涼山地區群眾并主持召開脫貧攻堅座談會心系人民彰顯不變初心網絡助力決戰脫貧攻堅,中國網信網,2019413日。

    北京赛车宝宝计划
    pk10每天赢400 北京赛车正规购买 北京赛车赛 北京赛车官方开奖直播现场皇家彩 pk10平台改单可信吗 pk10历史开奖数据规律 易算北京赛车手机版 北京赛车八码在线计划 北京pk10赛车宝软件 北京pk10冠军中奖 北京赛车手机版平台 北京赛车高频ios 北京pk10八码全年可用 北京pk10人工计划网页 北京pk10计划看走势
    大乐透预测推荐 穿齐天大圣衣服照相赚钱 我要牛牛看牌抢庄技巧 七星彩走势 孕婴产品批发赚钱吗 斗牛看4张牌抢庄攻略 黑龙江体彩11选5遗漏号 梦幻西游买号练号赚钱吗 足球彩票比分直播